正文

61岁农民工讨薪全身冻僵 送医后拿到一半工钱

2016-02-05 09:17:32 来源:
61岁农民工讨薪全身冻僵 送医后拿到一半工钱

 

     除夕的脚步悄然来临,他们还好吗?

    4685万的“打工爷爷”们,又挥汗如雨了一年。这一年,他们过得如何?拿到工资了吗?是否顺利买到了回家的车票?

u=1669041059,3005546695&fm=21&gp=0.jpg

    由澎湃新闻(东方早报)率先关注的中国高龄农民工(50岁以上,俗称“打工爷爷”)群体,持续引发社会公众和舆论的关注。

    这一次,我们将刊发系列报道“打工爷爷回家记”,记录7名“打工爷爷”的春节回家之路。继续关注这一群体的苦与乐。

    1月27日,在从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的建筑工地回江苏宿迁家里的路上,张先进从噩梦中醒来了。

    噩梦和现实如出一辙,张先进梦到了他在工地上讨薪的种种艰辛,有一次露天讨薪遇上寒潮,身子冻僵被送进了医院急诊室。

    讨薪的2个月时间里,他只吃过2顿肉,去街上买菜得知最便宜的肉沫也要3元/斤时,他像触电一样将伸向肉沫的手缩了回来,连称“贵了”。

    张先进是澎湃新闻关注的4685万名高龄农民工其中之一,他在工地上开搅拌机、做小工。工地开工的时候,“每天都感觉腰要断了”。他在江苏、上海打了20多年工,这是第一次来到山东。

    以往每年过年都会提前回家的他,这次被困山东一个半月——不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寒潮,而是因为讨薪。

    张先进被拖欠工钱12525元,在讨薪冻伤入院治疗的第二天,他拿到5000元工钱。

    只拿了不到一半的工钱回家,让张先进失望也不知所措。腊月底,他还要为儿子结婚筹备聘礼。他只能一遍遍催包工头给钱,并努力借钱。

 

 

    2016年1月27日

    早上5点09分

    张先进决定1月27日这天回家。

    前一天下午,他的妻子和女儿打来电话,叮嘱他“无论如何也要回家”。当女儿听到已经61岁的父亲为了讨薪被冻伤入院,在电话里当场哭出声来。

    这通电话让张先进沉默了许久,他一脸愁苦,眼窝深陷,脸上是层层叠叠的褶皱。不到1.7米高的他习惯性地佝偻着腰,两鬓斑白的头发在寒风中上下乱窜。

    为了讨薪,张先进已经在工地上住了一个半月。2015年7月初,他从江苏宿迁的家里来到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的这片工地上“做小工,卖力气”。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山东做工,年轻的时候,张先进在上海浦东待了近十年,同样是在建筑工地上做工。那时候,他的梦想是到了60岁,就和老伴在家种种地,不再出来。

    但他没能如愿,他的妻子腿不好,治疗花了三四万元。小儿子大学毕业了,准备结婚。张先进在宿迁市区为儿子置办了一套婚房,“首付花了十几万”。

    这一切,让他不得不“趁着还能动的时候,再出来挣点钱”。这一次打工,他选择了山东。因为离家近。他此前在上海,坐车回家要一天,而在山东,只需要四五个小时,这让他有一种“我可以随时回家”的感觉。

    刚来到工地时,他和包工头讲好的工资是130元/天,但建筑公司嫌张先进年纪太大,工资就被压到110元/天。不过,张先进每天拼命干活被工友们看在眼里,他们集体为张先进说情,工资涨到了120元/天。

    张先进坦然接受了这个价格。他说,以前出来干活,“每个月挣5000多,但现在,没力气了,一个月能有3000多元也能接受。”

    从前在外打工,张先进“甩开膀子干活,从来不想太多”,而现在,他要担心欠薪,要担心生病,要担心家里的妻子与儿女。时常一天工作下来,他感觉“两个肩膀疼,有时候干得太拼,腰快要断了,睡一晚上都缓不过来”。

    但他没想到,总计1.2万余元的工钱,被拖欠了这么久。在向澎湃新闻的倾诉中,张先进一直把这些钱称为“苦钱”。

    1月23日,张先进拿到了5000元钱,剩下的7000多元,他眼看“没有拿到的希望了,他们(包工头与开发商)甚至连欠条都不给打

    在拿到钱的第二天,张先进破例坐了公交车去一家农村信用社存钱。以往,两三公里的路他都是走着来回。他把钱打给妻子,为儿子结婚作准备。

    1月27日早上5点,张先进醒来后,将行李打包装进一个蛇皮口袋。行李只有一床棉被与一个被磨得几乎能看得到线路的电热毯。

    他脱下了平时穿的黄色大衣——那是工友看他衣服太寒酸,送给他的,换上了他逛街时花了59元钱买来的羽绒服。羽绒服外面,张先进还穿着一个西服,西服破旧不堪,领口的地方线都散开了,线头就在外面飘着。

    但无论如何,他要回家过年。

U1565P1T1D11908454F21DT20061228164201.jpg

 

    早上8点20分

    从工地到205国道,有20多公里路。

    往常,这20多公里路张先进要走一个多小时。他告诉澎湃新闻,他要从工地所在的册山街道坐车,到册山街道南边,再徒步横穿一条十多里地的公路,到205国道上等前往宿迁的车。

    回家,意味着张先进不用再住在薄薄的彩钢瓦搭起来的工棚里了。工棚里有两堆燃烧后的灰烬,那是两天前、寒潮来袭时,实在无法忍受寒冷的张先进夜里从外面抱来的枝条与树叶,在屋子里点燃取暖。

    那些天临沂的最低温度达到零下16℃,他和工友住在四处漏风的工棚里,呛人的烟火在屋子里弥漫,张先进不得不屏住呼吸,尽快入睡——如果树叶燃烧的热气散发完了之后,“会冻得骨头都疼”。

    十几个宿迁老乡住在这里,上了岁数的高龄农民工们只能靠喝酒与烧柴火抵抗寒冷。尽管如此,每天夜里,他们都会被冻醒两三次。

    工地于2015年12月停工,从那之后,张先进一直住在工地上讨薪,工作了3个多月,张先进此前只拿到了几百元的生活费。

    讨薪时,他每天吃的是豆腐炒白菜与咸菜,这样的菜还是大家凑钱买的。有一次,张先进上街买菜,已经半个多月没吃过肉的他问老板“肉多少钱一斤?”当听到最便宜的肉沫也要3元钱一斤时,张先进慌忙将拿起的肉放下,连喊“太贵了,太贵了”。

    欠薪,令他每天心急如焚。那段时间,张先进有些绝望,“想不明白,为什么农民工拿不到工钱。”

    27日早上,在205国道上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张先进还是没等到开往宿迁的车。8点20分,张先进按捺不住心里的焦急,他跳上了一辆开往江苏省新沂市的大巴车,“到新沂市再转车”。

    刚上车没多久,张先进就接到了妻子和女儿的电话。他只是简单说了一句“我上车了,中午能到”就挂了。

    他的手机是老式的、非智能的手机。他有大半年没见过儿子了,也没打过电话,因为“话费很贵”。他想了解儿子的消息,就只能通过女儿或者妻子。

    其实,他很想在南京上班的儿子。
    早上9点36分

    上午9点半,大巴车抵达新沂市。张先进从梦中惊醒了,他仍垂着头,脸上的褶皱清晰可见。

    他又梦到了1月22日那天讨薪的场景。那天下午,他们与开发商的谈判没有成功,说好发放的工钱再次往后拖欠。带张先进一起来打工的工头急了,往工地的塔吊上冲去,爬到了相当于楼房四层的位置。

    张先进和另一个工友也一起往塔吊上爬。张先进只记得那天“塔吊冰冷,心里也冰冷”。

 

    1月22日正是寒潮到来的时候。那天下午,临沂市下起了雪。三人几乎都被冻僵了,一个工友爬到主体完工的四层楼上,让张先进下来。但他只看到张先进张了张嘴,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僵持了将近两个小时,塔吊上的三人被接下来,张先进当即被送往医院。

    不少农民工认为,他们所做的这个工程是个“骗局”,这是临沂市罗庄区册山街道的一个小产权房工程,由山东诚名置业有限公司开发。但这个工程并未在罗庄区住建局获得合法手续,工程占地为耕地。农民工们曾就欠薪问题向当地住建局投诉,得到的答复是“该工程手续不合法,没办法管”。

    册山街道办事处建设办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出示的临沂市国土局处理决定显示,该工程违法占用耕地约15.5亩。针对此事的相关处罚为“没收被占用耕地上的建筑物,并处以258900元罚款”。该处罚决定的出具时间为2015年11月9日。

    令农民工们质疑的是,此工程早在2015年五六月份即已开工建设,直到12月才停工,“如果相关部门早一点介入,工程早点停,我们还有更大的回旋时间”。

    农民工们将欠薪问题直指开发商山东诚名置业有限公司“没有足额支付工程款”。山东诚名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随合向澎湃新闻出示的合同显示,主体上三层完工七个工作日内,付每幢工程总造价的25%。

    王随合说,这笔钱大约为276万,各种材料费约为210万,农民工的工资为60多万。扣除材料费,截至1月26日下午,他已付了50多万,还有十几万没有支付。他称,没有足额支付的原因是“工程质量不过关”。

    但据工地上农民工们算的账,他们的工资总额100余万,“即使60多万付清了,也难以解决困难”。开发商在与他们打交道的过程中表现出的强势,同样令他们感觉“害怕”。

    册山街道办事处的一名负责人称,此前已多次召开协调会来处理欠薪问题,并建议双方走法律程序解决此事。

    下午1点10分

    从新沂市转车到宿迁,又从宿迁坐车回到村里。直到下午1点,张先进才在村口下车,他的妻子早已开着家里的三轮车在那里等他。

    他说,“直到下了车,才松了一口气”。在宿迁市转车回村里的时候,张先进说,他感觉“天气都暖和多了”。

    到家前,张先进还没想好怎么给妻子解释讨薪被冻伤这回事。他告诉澎湃新闻,“害怕她问,问了之后就会胡思乱想”。

    三轮车行驶了十多分钟后,张先进到家了。从册山街道到郯城县,转到新沂市,再到宿迁市,最后回到家里,他一路转了四次车,走了220多公里,7个小时。

    张先进说,往年在外打工时,他也差不多这个时间回家。但那时候“干一天就有一天的钱,这一次却是天天讨薪”。

 

    此时,张先进这么多天来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家中的小院被妻子收拾得干净整洁,张先进在院子里开着三轮车,兜了两圈。
    午饭一直到下午两点半才做好,六个菜,张先进时隔多天后再次吃上了肉。夫妻俩坐在一起,妻子的眼泪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她埋怨张先进“哪怕是拿不到钱,也不该去爬塔吊,家里离不开你”。

    夫妻俩谈论最多的是儿子。儿子在南京上班,要到腊月二十六七才能回家。等儿子回来,他们要带上聘礼去女方家里定亲,这让夫妻俩感觉压力很大。

     在得知张先进回家后,左邻右舍都围了过来,他们听张先进讲述这一年的遭遇,然后一起唏嘘叹息。

    张先进告诉澎湃新闻,以后再外出打工,一定要“找一个正规的工程”。这次山东的事情让他后怕,他决定,这次离开山东之后,“再也不会回去了”。



[责任编辑:xiaoguo]

暂无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财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