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奥林匹克“金钱与权杖”:欧洲势力的延续

2013-09-13 09:07:17 来源:
奥林匹克“金钱与权杖”:欧洲势力的延续
由不同委员演奏不同乐器的交响乐队”,这是德国人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对国际奥委会(IOC)的评价,他对自己的新职位则给出了一个与自己姓氏相得益彰的比喻:总指挥。
国际奥委会当地时间9月10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迎来权力更迭,巴赫力压新加坡等国竞争对手当选新一任主席。在世贸组织(WTO)等国际重要组织迎来新兴市场掌门人之时,体育“联合国”欧洲人“世袭”的传统尚未打破。
结合发达经济体重夺奥运主办权(2020年东京奥运会)来看,在地缘政治和世界经济缺乏稳定的今天,奥林匹克依然难以做到“竞技纯粹”。这点从西班牙马德里和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再度申奥失败即可看出,前者仍深陷衰退泥潭,后者则靠近叙利亚。
争夺国际奥委会权杖的大戏亦如《甄嬛传》一般充满合纵连横的剧情。
作为奥林匹克新舵手,巴赫众所周知的一个身份是曾经的奥运击剑冠军,但《第一财经日报》查询资料发现,他还是阿拉伯-德国商会的主席,其当选离不开中东要员的力捧。
欧洲势力的延续
“巴赫的当选是奥委会欧洲势力的一个延续。”网易副总编颜强告诉本报记者。
在国际奥委会近120年的历程中,在巴赫之前只产生过八位主席,除美国的布伦戴奇(Avery Brundage,任期为1952年~1972年)外,其他七人全部来自欧洲。
“如预期一样,一如既往,欧洲人继续执掌国际体育界最具权势的位置。”美联社等诸多欧美媒体如此评价巴赫的当选。近年来,对于体育盛事的欧美中心主义,反对的声浪越来越高,包括亚洲国家在内的新兴市场不断找寻着自己的国际体育地位。
在本次竞选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候选人中,仅新加坡籍国际奥委会副主席黄思绵和来自中华台北的国际奥委会执委吴经国两张亚洲面孔,乌克兰奥委会主席、撑杆跳名将布勃卡和波多黎各籍国际奥委会委员卡里翁同样来自新兴市场(另一竞选者是瑞士籍国际赛艇联合会主席奥斯瓦尔德)。
让亚洲人雀跃的最新兴奋点恐怕是东京赢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不过,亚洲的好运此次似乎并没有再续,奥林匹克王国的权杖再次落入欧洲人的手中让亚洲再次失落。
有分析人士评论称,在东京获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承办权后,另一个亚洲的胜利已不太可能。而在来自新兴市场的中国北京和巴西里约热内卢先后获得2008年和2016年夏奥会举办权后,此次申奥东京的胜出,更是逆转了近年来奥运东道主“新领地”的倾向。
巴赫何德何能?这位59岁的花剑前世界冠军自1991年进入国际奥委会,5年后成为国际奥委会执委,长期主管项目委员会、司法委员会等重要部门,并负责奥运会欧洲地区电视版权销售,2000年成为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并任职至今。
国际奥委会前主席、比利时人罗格(Jacques Rogge)曾毫不避讳地在公开场合力挺巴赫。而在投票前,另一个国际体坛的权力人物法赫德开始显山露水,来自科威特的法赫德亲王不但是国家和地区奥委会协会(ANOC)主席,还兼任亚奥理事会主席,他直言愿尽一切努力帮助巴赫竞选。
值得关注的是巴赫的另一个身份——阿拉伯-德国商会主席,该机构的主要职能是帮助德国公司进入阿拉伯市场。
在投票进行前,德国媒体曾披露瑞典候选人奥斯瓦尔德的话表示,众所周知,巴赫得到了法赫德的大力支持。新加坡媒体引述该国奥理会副主席刘潮彬的话称,黄思绵落选说明,国际奥委会还没有做好准备迎接改变。“这仍将是一个欧美人主宰的国际组织,各人都在以个人利益为目标,继续数十年如一日地做同样的事情。”
巴赫如何当家
“除了欧洲的人文情怀多少使奥运会一直未偏离最初的理想航道外,背后还是利益相关。”颜强分析。
有观察人士称,当代奥林匹克运动遇到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奥林匹克理想与生存发展的矛盾、参与主体不同利益冲突的矛盾。作为两大传统“领地”,欧洲人依然被寄予与美国分庭抗礼的期望。而这背后是国际奥委会收入与美国的微妙关系。
在国际奥委会的全部收入中,出售奥运会电视转播权的收入占据近一半。而在电视转播权收入中,来自美国的收入超过了世界其他地区收入的总和。
本报记者查询国际奥委会数据发现,国际奥委会等机构47%的收入来自赛事转播,其次是商业赞助(45%)。
近年来,美国三大广播公司在购买转播权上展开了商业角逐使得转播费轮番上涨。值得关注的是,奥运转播权收入已经从1992年的6.36亿美元增至2008年的17.39亿美元;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电视转播权打包销售,总收益更是高达39亿美元。去年伦敦奥运会期间,NBC高管说,NBC已经和国际奥委会买下未来4届奥运转播权,总价高达43亿美元。
“除了转播权外,国际奥委会的TOP赞助商,美国的企业或者与美国市场相关的企业还是占到一定比例。”一名体育评论界的资深人士称。
诸多因素也决定美国的企业、美国的转播商以及美国奥委会在这场全球的盛会占据了一定的话语权。
近些年,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奥委会委员和国际官员也有许多不满,更多还是利益上的分配,早在2009年,国际奥委会和美国奥委会同意2013年开始就收入分配纠纷进行谈判。
“总指挥”巴赫能否指挥竞技、经济实力双料第一的美国值得关注。前者未来的另一个挑战在于如何在奥运大家庭当好家。
“萨马兰奇(西班牙人,罗格前任)对于国际奥委会的贡献有目共睹,但在后期,奥运会在某种程度上的过度商业化以及某些阶段的政治化也使得一些人对奥林匹克运动产生一些疑问。”一名熟悉奥运事务的业内权威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近年来,奥运会规模过大,举办成本过高,不仅给主办城市带来难以承受的负担,而且剥夺了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城市举办奥运会的资格。


[责任编辑:mzglovely]

暂无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财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