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国城市投资排行榜:“万亿户”重庆天津领衔

2014-02-21 10:32:59 来源:
中国城市投资排行榜:“万亿户”重庆天津领衔
           武汉准备5年花2000亿英镑投资城市建设的消息,引发了外界对于中国“大举造城”的进一步关注。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对各大城市投入产出比进行梳理,发现在基础设施和房产投资等的拉动下,各大城市的固定资产投资总量也随之高涨。尤其是重庆和天津甚至投资总量都突破了万亿大关,中西部不少城市的投资额逼近了经济总量,相比之下,深圳的投资率最低。

  如果列一个中国城市的“投资排行榜”,重庆和天津两个“万亿元户”无疑高居榜首,紧随其后的是北京、武汉、上海、南京、西安、长沙、广州、郑州、贵阳、深圳,全部超过千亿。在如此“豪可敌国”的开支下,地方债务隐忧不容忽视。

  中西部:城建拉高投资率

  投入产出比是对未来发展和是否

  构成边际效应高低的一个重要指标。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发现,目前中西部的投资率(投资/GDP)普遍都比较高。

  以中西部的几个“土豪”城市为例,内陆唯一的直辖市重庆去年全年共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1205.03亿元,同比增长19.5%,历史性跨越了10000亿元。这也是目前中国投资总量最高的城市。在投资的带动下,重庆去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2656.69亿元,同比增长12.3%。按此计算,重庆的投资率高达88.5%。

  去年武汉完成固定资产投资6001.96亿元,比上年增长19.3%,投资率在66.7%左右。

  另外几个中西部大城的投资量也都不小。西北唯一的副省级城市西安,去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5134.56亿元,增长24.5%,实现GDP达4884.13亿元,投资率高达105%。西南的贵阳去年投资3030.38亿元,实现GDP 2085亿元,投资率高达145%。此外,郑州投资率为71%;长沙投资率达64%。

  贵州省政府参事、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中西部城市化的比率落后东部大概7到8年的时间,因此两者发展阶段有明显不同。其次在拉动经济增长的三大动力中,中西部的外贸出口量很小,内需增长的幅度也十分有限,因此只能依靠投资拉动。

  城建投资在中西部城市占比很高。一般而言,固定资产投资分为三大领域,即城市基础设施投资、房地产开发投资和工业投资。前两者相加即为城市建设投资。

  如果说十多年前,内陆城市与深圳、上海等在城市建设方面有巨大鸿沟,如今,差距已经逐渐缩小。

  沿海城市:低投资率促转型

  在东部城市中,天津的投资总量一直比较高。去年天津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0121.20亿元,在国内各城市中仅次于重庆。去年天津实现GDP达 14370.16亿元,投资率也达到70%。

  相比之下,另外几个东部大城的投资率就低很多。例如,北京去年完成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7032.2亿元,实现GDP 19500.6亿元,投资率为36%;上海固定资产投资总额5647.79亿元,全年实现生产总值21602.12亿元,投资率为25.3%。广州投资率为28.9%;深圳投资率仅为17.2%,在各大城市中最低。

  东南沿海城市的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额度也明显不如中西部。例如经济总量是武汉两倍多的上海,去年城市基础设施完成投资1043.31亿元,比武汉还少。

  深圳去年城市更新改造投资仅为358.34亿元。不过以如此低的投资量还能保持比较平稳的经济增长,深圳的经济增长质量也在全国各城市中领跑。

  广东省政协委员、深圳市委党校副校长谭刚告诉记者,深圳低投资率已经持续很多年,深圳已经走过了依靠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的阶段。

  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彭澎说,深圳是百分之百的城市化水平,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也已十分完备,城市的面积也十分小,基础设施投资空间已非常小。

  投资驱动后隐忧

  尽管投资对经济的拉动十分明显,但过度依赖投资的隐忧也同时存在。尤其是在城市投资三大领域中,工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的市场主导作用比较强,但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由于市场作用比较小,因此主要以政府投资推动,而地方政府在自身财力有限的情况下,要加大投资的力度,只能继续通过银行信贷,而这极有可能进一步推高地方负债和金融风险。

  例如,在北京,2013年6月底,北京市本级和区县本级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余额6496.32亿元,比2010年底增加3325.49亿元。广州目前政府性债务2865亿元。在武汉,截至2012年6月30日,债务余额为2037.05亿元,相当于每天要还1亿元。重庆也不少,截至2013年12月底,重庆全市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余额为3070.39亿元。

  去年六月,审计署对全国15个省及其所属的15个省会城市、3个直辖市及其所属的3个市辖区的审计发现,有9个省会城市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最高的达188.95%,如加上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债务率最高的达219.57%。

  地方政府通过地方融资平台大力举债,地方融资平台造成的政府性债务,第一还款来源是土地出让收入。

  “很多地方的负债最终转嫁到了老百姓的身上,很多地方居高不下的房地产价格,实际上正是这种负债建设发展的模式导致的。”广东省财政厅科研所所长黎旭东说。

  作者:林小昭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摘自搜狐财经)


[责任编辑:xiaoguo]

美媒诬称中国提供错误线索妨碍马航搜救 中国取消中英人权对话 称英方对中国说三道四 摩根士丹利前主席罗奇:中国人在美国投资需谨慎 媒体:中国高铁列车制造企业老总首次随同总理出访 中国将从意大利购买50架直升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财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